元旦

英米『风中的精灵』

阳光明媚,船驶过海面,就像是一把黄油刀利落的划开湛蓝的果冻,留下翻滚的白色浪花,亚瑟深吸一口气,感受着海风带来的咸腥的海水味,驾驶着他的爱船,开向被英国人称为‘新大陆’的地方

“您认为那里会有什么呢大人,我希望那里真的有值得我们这么拼命的东西。”吉纳边说边清洗甲板,他是一位称职的水手,或许可以称为海盗,他之前跟着亚瑟参加过几次打劫行动,并完成的很出色,现在这位前任海盗也将甲板擦的光亮

亚瑟侧过身靠在船舵上,显得有些随意“听说那里有黄金。”顺手把被风吹歪的船长帽扶正“啧,今天风真大。”

“确实,但是正因如此才能前进的这么快……唉,您看,前面是不是‘新大陆’!”吉纳的手指向亚瑟的背部

亚瑟转过身,眯了眯眼睛,在确定那就是新大陆后对吉纳说到:“是了,通知全体船员,准备下船,记得带上枪。”


踩上野草,厚厚的软绵绵的感觉透过皮靴传来,看来是很久没有人来过了,亚瑟不由得想到,自从上次与荷兰交战后,就没什么人敢和自己作对,‘海上霸主’这个身份算是被曾经的海盗坐稳了,也该由自己管理这块殖民地了

突然刮来的一阵风,轻飘飘地吹散了记忆里的硝烟味,眼部传来了不适感,让亚瑟不由得用手拨开刚刚被风吹到眼睛旁边的发丝,就在这时,他看到了他的天使


天使看起来不过五六岁,只穿着丝绸质地的白色睡裙,金色的短发被阳光衬的熠熠生辉,参差的发尾轻轻的搭在光滑的后颈上,像是在牛奶布丁上倒了一瓶蜂蜜,那甜腻的味道让亚瑟忍不住舔了舔下唇,因为背对着所以看不清面容,从睡裙下摆伸出一双白皙的小腿,年纪小的缘故透着浅浅的嫩粉色,再往下是小巧的脚踝,白嘟嘟的脚趾和上面粉色的指甲,因为紧张的原因脚趾微微后缩,肉肉的脚掌踩在地上,跑起来整个人摇摇晃晃的,让人想把他整个抱在怀里

也许我半跪着他都没我高,亚瑟胡乱想着,呆站在原地

“大人,恕我直言您这样傻站着真像看到心上人的呆小子”塞纳斯拍了拍亚瑟的肩膀,他算是这艘船上为数不多敢敢亚瑟开玩笑的人了

“……也许是吧”

塞纳斯转头看过来“抱歉,您刚才说什么,今天风真大呀。”

“没什么。”亚瑟转过头看着塞纳斯说“我让你叫几个会土语的船员,拿些东西去跟印第安人换些食物”亚瑟顿了一下,把头转了回去,看着面前已经空无一人的草坪,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塞纳斯

“你说,风中有妖精……不对…有精灵吗?”


米英米『日光下的天使』

阿尔在厨房做饭,这是一件明显的事,因为亚瑟被一股难闻的气味和噪音吵醒了,忍无可忍掀开被子,在叠完被子,摆好枕头确认房间仍然保持整洁之后,顺手披上一件阿尔的外套去厨房找他

“你疯了吗,我的上帝啊,你知道我昨天忙到几点吗?亲爱的阿尔弗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解释”亚瑟捋了捋头发,他努力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

“哦,亲爱的亚蒂,如你所见的,英雄正在给你准备一份早餐”阿尔拿着锅铲转过身,“嘿,一大早发脾气可是会老的很快点,学学英雄”

“是的,你确定你是在做早餐,你再努力一点甚至可以毒死一个爱吃司康的英国人”亚瑟蹩着眉头,生气后漂亮的祖母绿眼睛像是被点燃的森林,没错,火是我点的,阿尔开始心虚起来

亚瑟走过去拿过阿尔手中的锅铲“让我来吧,你去那边坐着”

阿尔把锅铲交给他,“那亚蒂我可以玩会游戏吗”阿尔边洗手边问道

“顺便你,记得帮我冲杯咖啡,糖放在那边的架子上”亚瑟指了指摆在客厅的一个木盒子

阿尔甩了甩手上的水,“也只有你这个奇怪的家伙才会把糖放在那”

亚瑟把盘子端上桌,桌子是老物件了,上面有他跟阿尔的照片,但是相框是倒扣在桌面上的,亚瑟把它翻转过来立在桌上,亚瑟喜欢那上面的花纹,当然还有上面五岁的天使,要是能回到过去就好了,他时常这样想

“阿尔弗雷德,早饭做好了,现在过来吃饭或者不要吃了”

“亚瑟你可以不可以不要像叫小孩子一样叫我”阿尔放下游戏手柄揉了揉手腕说道,“英雄我不小了,我已经可以自己赚钱了”

“是的,如果你可以停止叫自己英雄的话,我记得你在十岁的时候也说过同样的话”亚瑟还记得他那时候是为了帮自己买一条领带,现在它还躺在亚瑟的衣柜里

“你确定有往我的咖啡里加糖吗?阿尔”亚瑟又喝了口咖啡想确认一下,“它喝起来跟没加糖没什么差别”

“是的,我确定先生,我甚至加了一大勺,因为你昨天也说没味道”也许你老的吃不出来了吧,毕竟年纪越大生活越辛苦,最后一句话阿尔弗雷德没敢说出口,因为他知道那样做会失去他的美国英雄手办

“对了,我想你应该再去买点,糖快没了”阿尔想起木盒子里只剩下的一小堆白色粉末,要不是但心亚瑟的健康我肯定会全部加进去,然后再把那个该死的破盒子扔了

“再说吧,对了,我今天没有工作,你要出去吗?”亚瑟熟练的把煎蛋切成块状,再一块块叉起来送入口中

“哦,当然!”阿尔看起来有点兴奋,亮蓝色的眼睛稍稍瞪大了一点,毕竟这是亚瑟少有的空闲时间,“我想我们可以去新开的那家游乐园,英雄早就想去那的鬼屋了”

“那不是几个月前就开张了吗?”亚瑟露出疑惑的神情,他不知道为什么清楚的记得游乐场开张的日子

“管他的呢!反正今天你必须陪我去,明白吗?”

“但是我们必须在下午三点之前到家”亚瑟看到阿尔无所谓的答应了,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太久没有陪他好好玩一次了,平时这样说得话他该闹一闹的,也许我该偶尔放纵他一次,亚瑟破天荒的想到


我肯定是疯了,亚瑟站在过山车的入口处排队,他身上穿了一件阿尔平常喜欢的T恤,上面印着一块五颜六色的美式蛋糕,我就应该穿自己的衣服来,我不该放纵他,看吧,现在别人肯定觉得我是个傻子,亚瑟现在想马上回家,再把这件该死的衣服脱下来烧了

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”阿尔站在他身后,身体向前靠了靠,把两只手壁环在亚瑟的肩膀上,“你如果穿着原来那套衣服来,别想指望我陪你,那套衣服简直可以直接去参加葬礼了”

“你在说什么晦气的东西!”亚瑟莫名的感到有些焦虑,“我们今天是出来玩的,所以不要说那个词,这里没有人会受伤!”

“好吧好吧,你就像个刻板的老人家”阿尔冲他吐吐舌头

玩了一圈后,阿尔嚷嚷着让亚瑟一起去买冰淇淋,“嘿,这么热的天不降温的话,连英雄都坚持不住”阿尔摇了摇亚瑟的手臂,冲他眨了眨眼

“好吧”,亚瑟点点头,走向最近的冰淇淋店,“请给我们一人一个香草味的冰淇淋”亚瑟由着阿尔继续抓着他的手臂

“额…”冰淇淋店老板顿了一下“请问是要一个吗?”

“不是,我要两个”亚瑟朝老板摇了摇正在被阿尔抓住的手臂

“…好的,请稍等…”老板低下头开始舀冰淇淋,

最后得到冰淇淋的俩人边散步边回了家,阿尔边眯着眼睛边哈哈的笑,耀眼的金色头发在阳光中那么闪亮,简直就像天使一样,亚瑟不由得想到,只属于我的天使。